兼职网拍模特谁为少女的金钱梦买单?

 服务二类     |      2019-05-21 10:09

  小安向雪莉姐反映,对方说:“那些赚钱的姑娘,开了七八个账号,每天接单到凌晨,你也该这么用功。”于是小安也开了三个账号,轮流接单,但一天的收入仍旧不到50块。”

  2017年9月,表妹小安和其他萌初一样,怀着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到大学报到了。我对她诸多叮咛,如社团不用★▽…◇加入太多,尽早明确大学的目标。谁知才过一个多月,学校的课程还没全安排好,小安的八个舍友里,就已经有四个找到了兼职。

  夜晚的宿舍卧谈会上,得知此事的小安很是诧异:“大一就兼职?可这学期课不是很多吗◆■?”

  舍友嗤之以鼻,你一言我一语。“你没看新闻吗?现在连初中生都找到门路养活全家了,难道我们连初中生都不如?反正上了大学,我第一件事就是要经济独▼▼▽●▽●立。”“而且现在多积累社会经验,以后才好找工作。”

  舍友们坚信有了兼职就能实现经济独立的样子,触动了小安的心,让她也对此深信不疑。于是,害怕自己会落后于他人,小安也悄悄在网上找起了兼职。

  果不其然,如舍友所说,网上不仅兼职广告满天飞,有些甚至明确提出要招收大学生。譬如发传单,做饮料促销等,舍友们的兼职也都无非如此。但在小安看来,这些兼职不需要技术含量,似乎也长不了见识。

  就在她茫然之时,论坛上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她的注意:“你喜欢拍照吗?你对自己的外貌自信吗?网拍模特了解一下吧。每天让你拍照拍到过瘾,让拍照成为你赚钱的砝码,数不尽的单子派发到手,就看你愿不愿意赚钱。”

  一见到模特这个词,小安就动了心。她查询后发现,随着网店不断发展,网拍模特这个行业已经越来越流行。说穿了,就是专门为淘宝商家拍买☆△◆▲■家秀的模特,也有人称为“试衣师”。兼职网拍模特的要求没这么严苛,但如果拍得好,则可能长期合作,由拍买家秀进阶为拍店铺主页宣传的模特。

  小安平时打扮时髦,喜欢拍照,对自己的外貌挺有自信,过去还曾想过要当平面模特。如今机会就在面前,她赶紧申请信息发布者“雪莉姐”为好友。

  雪莉姐刚通过,小安就觉得有些奇怪——她的ID后面,不知怎么特意标注出“(举报双封)”的字眼。但没等小安细想,她就沦陷在雪莉姐开出的一系列诱人条件下。

  文字单每单8-10元,也就是为淘宝商家刷文字好评,寄送单才需要网拍模特。寄送单又分两种,其一是送拍单,就是商家把宝贝送给模特,让其拍出优质的展示照片,当然,这样一来就没有佣金;其二是寄拍单,是模特为宝贝拍好展示照片后,再讲宝贝寄回给商家,佣金每单30-40元。要是业务能力强,就能接主页模特的兼职,所拍照片作为店铺宣传和宝贝展示,每单能有300-400元的收入。

  小安又掐着指头算,一天收入150,一个月就能赚四千多,是她现在生活费的五倍。她被这个数字冲昏了头,立刻央求雪莉姐带路。

  “我们平台是○▲-•■□全网最正规的网拍平台,198元的培训费,能教你如何接单,如何防骗。”

  听到要交钱,小安有点犹豫,雪莉姐主动解释:“正规平台都是要交培训费的,毕竟培训师要发工资,平台也需要运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呢。而且198不就是一根口红钱,我们能用一个198帮你换回无数个198。”

  话说到这个份上,小安终于松动。她算了笔账,只要努力接单,一周以内就能回本。于是她从生活费里省出培训费,正式成为网拍模特的预备军。

  当晚,小安为光明的未来第一次失眠了。她不住地想象,每月四千的收□◁入,她能换手机、买衣服,都不需要问父母要钱,就能真正地实现经济独立。

  交钱的第二天晚上,培训▷•●如期进行。五百人的微信群里,组长手把手教授拍单流程和要求,譬如刷单账号必须五星以上,周成交量不超五单,月成交量不超二十单。但对于寄送单的要求却提及甚少,主页模特的兼职更是只字未提。对此,小安安慰自己:“真正接单以后就明白了,不懂再问嘛。”

  最开始,小安是为了兼职网拍模特才进入平台的,她的计划是每天接五单寄拍单。雪莉姐也承诺,每天都有上千单生意。但实际上,真正需要网拍模特的单子并不多,群里来回更新的派单消息,大都是单笔成交价格在10元以下的文字评价单。

  而雪莉姐之前所说的,只要努力,每天无限接单,能赚150以上的说法也站不住脚。每次接单前,商家都要考察待收发货量,不能超过6个,一旦多接单子则有刷单嫌疑,可能被拉成黑号。所以,6个单就是每个账号的上限了。

  小安向雪莉姐反映,对方说:“那些赚钱的姑娘,开了七八个账号,每天接单到凌晨,你也该这么用功。”于是小安也开了三个账号,轮流接单,但一天的收入仍旧不到50块。

  半个多月后,小安才终于接到了一单寄送单。需要拍照的是一身米色衬衫搭配黄色长裙的套装。收到衣服◆▼后,小安小心翼翼地换上,又找了名摄影技术较好的同学,去了一家符合衣服风格的咖啡厅。

  过去小安只是喜欢拍照,但对于专业的模特拍照技巧并无了解。只能根据网上搜罗来的方法,生硬地摆着姿势。谁知要么动作夸张,要么眼白▼▲太多•●显得无神。果然最终选出来的九张照片,卖家并不满意,直言:“这个模特一点镜头感都没有,身材五五分,摆这个姿势简直太难看了。”

  卖家不满意,小安只得重新来过。把光影、姿势、神情等多个要素考虑进去,又拍了两天才拿出了稍能让人满意的成果。最终,小安把衣服寄回去,又隔了好几天才收到这单生意的佣金——35元。

  彼时,宿舍里一开始鼓吹要靠兼职实现财务自由的舍友,大多已经因为低廉的回报而放弃。但她们▲●…△没有交过培训费,也没有亏本可言,唯有小安,连成本都没能挣回来。于是她鼓励自己:至少先把培训费赚回来。

  打定主意,小安变得更加投入。每天一睁眼,就用自己的三◁☆●•○△个账号接文字单,如果有机会再抢接寄▪…□▷▷•送单。但她的照片从来没有合格,赚不到能登在店铺主页推荐位置的300元,只能徘★△◁◁▽▼徊在买家秀阶段,收入★◇▽▼•寥寥。不得已,她开始铤而走险,接一些散单。

  有一回,群里自称卖家的人主动添加小安,声称急需买家秀,打算以一百元一套照片的价格,让小安帮拍买家秀。小安像看到救命稻草,当即同意。

  对比小安的迫切,卖家反倒淡定很多。她说:“毕竟我们是第一次合作,我把衣服寄给你,但是要收取100元押金。等你寄回后,如果衣服没有染色弄脏,我就把押金和佣金,总共200元一起发给你,之后的合作就不需要押金了。”

  小安赚钱心切,压根没对这话的真假进行辨识,立刻将钱打了过去。谁知收到钱后,这位卖家却再也不见踪影,小安这才发现自己被骗。

  她愤慨地找到雪莉姐,表示要退出平台,让雪莉姐退还她的培训费。这个要求遭到拒绝,雪莉姐说:“培训费是从来不退的,平台辛苦培养你们,不是为了让你们有所收获以后又可以拿钱走人的哦。”

  见小安如此急迫,雪莉姐也稍微点拨了一句:“如果你有时间有人脉,可以试试做业务单。”雪莉姐没有深聊,但小安记住了这句话。她暗中了解发现,业务单是兼职网拍模特这一行里最容易来钱的。

  所谓业务单,就是拉人进平台,提成从新人交纳的培训费里拿。198元的新人培训费,介绍人能拿120块。因此,为了拉到更多人,介绍人自然要舌灿莲花,吸引更多新人。

  意识到这一点后,小安非但没有责怪当初把她拉进来的雪莉姐,还感激她为自己指了一条明路。

  那以后,小安立刻忘了自己最初想要当淘宝模特的想法,从文字单和寄送单转移到了业务单。她在各大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发能吸引眼球的广告。譬如“今天接单,明天收钱,一单一结,多劳多得”,“每个月一千块的生活费根本不足以支撑日常消费的窘迫,网上能找到的兼职大都也只是不尽如人意的工作。既然不想依赖父母,为什么不尝试网拍呢?”

  为了使广告显得真实,她还一人饰演发经验的网拍模特、教人防骗的平台组长,在贴吧等网站定期更文,朋友圈的照片也全更新成大佬们的收钱△▪▲□△照。不乏有天真的女生来咨询网拍模特的兼职。而为了能及时回复,小安还需随时守着手机,以防来不及回复而导致潜在新人落跑的情况。

  想方设法拉人头,这耗费了小安许多时间精力。晚上睡得晚,一上课就止不住打盹。哪怕清醒时,她也没空听课,脑子里一个劲盘算着要拉多少人,才能让这段时间的付出收支平衡。有时她在纸上写写画画,也是为了写广告文案,以便下课马上誊写到网站上。

  那时已经接近学期末,舍友们都为了复习考试而把兼职搁置下来。看小安为兼职如此分神,有人提醒:“我们毕竟还是大学生,赚钱是次要的,可不要本◇=△▲末倒置。”小安笑了,嘴上说:“我就是试一下,不会太认真。”但实际上,她一心只想把培训费挣回来,再弥补这段时间自己的付出。

  这样折腾了一个多月,眼看小安为此瘦了几斤,却只拉到两个人,赚到240元。而她也因为精神疲惫,且没能好好复习,期末考得一团糟。

  大一结束的暑假,为了挣钱而身心俱疲的小安,终于萌生了退出的念头。而还没等她完全做好决定,群里发生的一件事,就像临门一脚,把她完全踢出了这个圈子。

  那天,群里一个叫小冉的女生突然添加小安为好友,发了一段长长的劝说,看起来像是复制粘贴:“各位小可爱注意了,这些收费入会,让你拉人头赚收入的平台,全是传销骗子……大家和我一起举报,要求他们退还培训费。”

  群发的消息似乎反响不够,小冉又在群里道:“国家明文指出,具有有偿加入、组成层级、发展下线、按人提成等特征的组织行为,都是传销。借助互联网传播发展的传销行为,本质上依然是传销。”

  她还没说完,群里就已经哗然。不少人出来附和,“我也觉得这套路有点眼熟,说是拍买家秀,其实不就是刷单吗?”“而且咱们群的单子也太少了,当初说每天上千个单,好多都是重复的,半年才有一个主页模特的单子,还只派给长得好看的人。”

  小安私下和小冉聊天后得知,小冉也是被网拍模特福利骗进群的一员。可她后来接触到了真正的淘宝模特,才知道淘宝主页宣传向来只招那些受过专门训练的专业模特,绝不可能随随便便外包给路人。

  “说是让我们拍买家秀,那这和刷单有什么区别?刷单是刷好评,拍买家秀不就是评论的时候再多加一张照片吗?他们平台说是兼职网拍模特,其实真正想赚钱就得靠对外宣传,拉人头拿提成,这个就是传销。”

  小冉的话印证了小安的推测,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开始,雪莉姐的ID后面会带着“举报双封”的字样。

  有一天,小安突然问我:“姐,你知道刷单网拍这种兼职吗?这些根本就不可能赚大钱的,更不可能月入上万吧?”

  我当时不知她为何这么问,却也笑着回答:“当然啊,如果真有这么赚钱,这些人为什么不偷摸着自己干,还要分享出来?”

  小•☆■▲安没有说线月,大二刚开学不久,班里的排名就出来了。因为这一年小◆◁•安忙于赚钱,无心向学,所以表现不好:成绩皆以低分飘过及格线,排名倒数,四级也没考过。

  而宿舍里对兼职从不感兴趣的舍友反倒因为提前一个月认真努力复习,冲进了班级前六,拿到了一等奖学金。小安算了一下,这笔奖学金比她在网拍群里努力一年赚到的钱都多,这才悔不当初。

  迷途知返的小安,重新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学业上。有时再看到网上又出现的新型兼职方式,她也一笑而过,不再轻易动心。

乐彩论坛17500